台南豪宅故事:她临时出差,可能会遇见心仪之人,激

2019-01-14

我急急忙忙回到酒店收拾行李退房赶到机场,买了回N市的机票,直到我出现在公司门口整个人都是一种发蒙的状态。

我不明所以的进了会议室,发现公司所有人都在,唰得一下全盯着我看一言不发。

“好了,今天就这样,散会!”静姐宣布了一声大家都鱼贯而出,不一会会议室就只剩下我和静姐。

她来到我身边对我说:“你的假后面会给你补上,今天临时叫你回来是艾浦森集团那边出结果了,希望和我们达成合作共识。今天已经签署了电子合同,正式的合作协议明天会由你们亲自带过去。”

“明天?带去哪?”

“亚特兰大,机票已经订好了,你和杨宇梵带着胡逸和张青艳去,毕竟你和杨宇梵跟了我这么久,我还是比较放心让你们带队过去,资料今天他们已经准备好明天上飞机会给到你,做好调研工作!”

静姐突然凑到我耳边轻声的说:“顺便找找心中的答案,我允许你在那多待几天,公费办私事,额外福利。”她站直拍拍我的肩膀也离开了。

下午我还在三亚晒着太阳喝着椰汁,不过短短几个小时我就被告知第二天要出国,这样的意外让我持续保持在发蒙的状态中。

回到家我机械的收拾东西,我妈看我才玩了一天就回来本就十分诧异,此时看我一副离家出走的模样更是急得直跺脚。

“莫亚,你发生什么事,和妈说啊倒是。”

“没什么啊,接到公司临时通知,明天要出差,去美国。”

“美国?又是美国,你…”

老妈还没说完就被老爸拉到一边:“别絮絮叨叨的,孩子工作你在这瞎搅和什么。”

“她爸,我不是害怕她再出国吗,这万一。”老妈急得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我走过去搂住老妈:“没事啊,几个同事一起去,就待在人家公司,那么大的企业能出什么事,我天天给你电话,啊?”

我妈没再说什么,那晚我兴奋的睡不着,就像小时候每次学校组织春游前都会这样。我猜测是不是Syler的原因才让我们公司得到这次机会,是不是这次去能再和他相遇。

如果注定相识一场,如果注定我们再次有所关联,那么这次我不想糊里糊涂的,我要搞清楚他是谁,必威体育,我要当面问问他,没有理由让自己抱着疑问。我越想越激动漫长的夜如此难熬,直到我看到窗外的亮光一个机灵爬起来梳洗就往机场奔去。

杨宇梵在原来公司的时候就是老搭档了,自然十分熟悉。他比我大6岁,听说他原来是做网管的,有着黑客的本领,后来被静姐相中,到了我们部门做资料收集员,在静姐的教导下如今也能够独当一面。胡逸和张青艳则是静姐出来单干时招的新人,两人都是刚从学校出来不久,满腔热情,工作非常积极。

此次前去,静姐也是希望我和杨宇梵能多带带他们,让他们也能够好好磨砺磨砺。

上了飞机我和杨宇梵坐一起,他把一沓资料往我面前一放:“慢慢看吧,你还有十几个小时。”

我看着这堆资料耸耸肩:“你们效率也挺高啊。”

我翻开公司简介准备先了解下艾浦森集团的概况。等等,有什么不对劲,我又合上了已经被我翻开的简介,一个图案映入我眼帘。

“这是什么?”杨宇梵侧过头扫了一眼“你傻啦,公司LOGO啊。”

那是一个海豚的图案,身体呈现向上的月牙湾。和之前跟Syler在海底沉船上看到的图案一模一样,当时Syler盯着那个图案看了很久。

而现在这个图案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我终于想起为什么当时觉得它眼熟了。因为没到荒岛之前在原来那个公司就看到过,当时去市场部找人无意中在他们的资料里扫到过这个海豚的图案,那时就觉得很特别,没想到这居然是艾浦森集团的LOGO!

霍尔,对了,霍尔来荒岛接我的船上也有这个图案!

我急忙翻开公司简介,上面介绍集团是由1965年成立,创始人叫布鲁诺奥古斯丁。奥古斯丁?怎么会这么巧!我记得在荒岛地下室的桌子上那个类似电报机里的人曾经称Syler为奥古斯丁先生。

怪不得静姐疑虑艾浦森集团为什么会用一个毫无经验的人,如果这个集团本身就是他们家族的那么这一切不就说的通了。

这个发现让我十分震惊!如果Syler真的是奥古斯丁家族的一员,又可以联系外界,可为何把已经困在荒岛,这背后又隐藏了怎样的秘密,我不禁毛孔悚然,直觉告诉我这一切不会那么简单。

杨宇梵看我一直在愣神干脆把简介拿走:“别看了,看了半天还停在第一页,不如我和你说得了。艾浦森集团发家于造船业,后来产业慢慢壮大,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很多地方的大型邮轮和货轮都出自艾浦森。

之后艾浦森又发展了户外品牌,近些年又转战电子产品。他们旗下的其他产业不计其数了,不过现在主要是这三项产业。”

他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不过,我在调查他们公司的时候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你就别管从哪得来的,反正不光彩。就是当初艾浦森公司应该是由三个人创立的,除了现在宣传册上这人应该还有叫凯文威力斯和一个叫乔伯顿的人。可是奇怪就奇怪在艾浦森历年公司宣传资料,网站等上面都没有出现过这两个人。出于好奇,我还特地去查了查这两人,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说到这杨宇梵一脸神秘。“发现什么了,别说一半留一半啊。”

他嘿嘿的笑了两声“什么都没发现!”

我实在无语,恨不得抽他,奈何在飞机上只有用手肘狠狠地撞击他。

“你别不信啊,我没和你开玩笑,真的什么都没发现啊,这两个人就像凭空消失完全不存在的两个人,连一点背景都找不到,太诡异了!”

杨宇梵的话让我浑身冰冷,奇怪,是奇怪,自从遇见Syler哪件事不奇怪了!可是串在一起我还是找不到头绪。

飞机依然降落在哈兹菲德机场,这里对我来说已经不陌生,只是前后两次的心境完全不一样了。艾浦森那边派了人在机场接我们,把我们送往酒店下榻。

胡逸和张青艳第一次来这里,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一路说说笑笑,我也被他们欢快的气氛所以感染。

到了酒店我实在撑不住了,来之前的晚上兴奋得没怎么睡着,在飞机上又一直恶补资料,导致我一到酒店躺在大床上就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张青艳不在房里,八成他们出去疯了,我来到窗边推开窗户看着楼下的街景,空气中都充满了回忆。脑海中想起那一抹雨后草木的清香,那个人和我在呼吸着同一片空气,这种感觉很远也很近非常奇妙。

这次来,除了把工作做好,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知道Syler到底是什么人,就像静姐所说,总要弄清谜底,我不想不明不白的回去。

第二天,我们四个人一早来到艾浦森集团,它坐落在亚特兰大市中心,一整栋商务楼建得别具一格,犹如扬帆的海舰。听说很多人来这里旅游都要来艾浦森大楼外参观并留影。上次我们匆匆来此没有看到,这次专程而来果然在很远就被这栋建筑的气势所震撼。

一进公司大厅,一个男人就迎了上来,他热情的和杨宇梵打了招呼,又向我们介绍自己。

“中国的朋友你们好,可以叫我罗本,我会配合你们在亚特兰大的全程工作,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这个名字让我想到了那个那个荷兰足球运动员阿尔杰罗本。甚至他们笑起来都一样那么具有感染力。

他和我们一一握了手就带我们参观艾浦森集团,杨宇梵告诉我罗本就是上次来中国两个顾问中的其中一个,当然我知道另外一个就是Syler,直到大致参观完艾浦森我都没有看见Syler。

罗本很热情,中午带着我们一起吃饭,我发现艾浦森集团有两层楼专门是供员工吃饭的。到了这个点大家都会结伴来用餐。不得不说这里的伙食要比国内的工作餐丰富太多,这让我们几个吃货暗爽了一把。

我们此行调研目的也是希望能融入到艾浦森普通职员平时的工作生活中,从而了解该公司的企业文化,核心竞争力,和每个层面的员工对于该品牌的理解,方便我们找准企业和产品本身的定位。

“罗本,你们这员工福利应该不错啊?”张青艳自从看到罗本后整个人就很亢奋,一直和他说个不停。

“在亚特兰大应该算是比较好的了,呵呵,最近公司内部整改,很多制度都变动了,对于我们这种年轻人来说是太好不过了。”

“哦?什么意思?”张青艳支着脑袋望着罗本,在我看来她口水就差点流到碗里了。

“怎么说呢,更人性化吧,而且给我们这种菜鸟新人提供了公平竞争的平台,否则,以我们这种资历估计要熬很多年了。”

“你们大BOSS突然转性啊?”

“oh,必威体育,no!不是哦。”罗本粲然一笑,张青艳一个手滑脸差点磕在桌子上,旁边的胡逸咳嗽了一声瞥了她一眼。

然后对着罗本声音冷淡的说:“罗本先生,希望你能提供更多艾浦森的资料借我们参考,对了,上次和你同来的顾问怎么没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看点观点或立场,必威体育。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看点联系。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